法国巴黎净宗学会欢迎您
法国巴黎净宗学会欢迎您

今天世界冲突根源在家庭矛盾,竞争提升是斗争、是战争

 摘自净空法师《2014净土大经科注》第139集 2014年11月30日 讲于 香港 汤池实验三、四个月就把小镇人教好了,不好意思做坏事了   

 

我们过去在汤池做实验,三、四个月,就把这个小镇人教好了,良心唤出来了,不好意思做坏事了。   

 

汤池时间虽然不短,证明两桩事情。第一个证明,人性本善。一点没错,人性本善在佛法里讲,一切众生本来是佛,证明这点。第二个证明,人是很好教的。要怎么教法?老师要真做到,老师自己没做到教别人,那是骗人,那收不到效果。   

 

我们在汤池教什么?就教三样东西:《弟子规》;《感应篇》;《十善业道》。我们把这三种东西统统融合起来,体现在《弟子规》里头,表面上看到这是一部《弟子规》,实际上《弟子规》里头有《十善业道》、有《太上感应篇》。   

 

《太上感应篇》道家的,《十善业道》是佛法的。儒、释、道三个东西融合在一起,教成功了,三个月人的良心发现,不好意思做坏事情,社会上犯罪率大幅度的降低,离婚就很少了,它真能解决问题。   

 

如果我们错误把它当作是封建的东西,应该说淘汰了、那就糟蹋,太可惜了!中国这一套东西,一定要知道那是智慧,不是知识。知识是可以淘汰的,智慧不是的!智慧永恒不变。 今天世界冲突根源在家庭矛盾,竞争提升是斗争、是战争   

 

中国传统是智慧,你们很冷静去想想,“五伦”过了时候吗?   

 

“五伦”是关系,人跟人的关系,父子关系;夫妇关系;君臣关系,君臣,今天领导跟被领导的关系;兄弟关系;朋友关系,这个能不要吗?如果统统不讲就不要了,社会就乱了,那就是“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社会就乱了。用什么来收拾?没有办法,多少人天天在想,想不出方法来,中国老祖宗东西现成的摆在那里,它真能解决问题。   

 

“五伦”是关系,这个关系不是哪个人发明的、不是哪个人创造的,是自然的,可以说是这是大自然的规则,所以称为“道”。   

 

“五常”是德。“五常”是什么?人能够顺着这关系,尽自己的义务,这就是德。只有五个字,“仁,义,礼,智,信”。   

 

“仁”者,首先教我们要爱人。我们爱自己,用爱自己的心去爱别人;不但爱人,还要爱动物,还要爱植物,还要爱山河大地。把爱心展现出来,这是中国人,这是真正的人。人应该是这样的,绝不能够破坏大自然。现在人不爱大自然,人也不爱人。人不断的在学习,从小就学习,中国教育我不知道,我在外国住了多年,外国人教小孩,幼稚园一年级就教竞争。   

 

“9·11”事件之后没多久,那个时候我住在澳洲,昆士兰大学校长找我,跟他们和平学院的教授们举行一个座谈会,邀我参加,我去了。他们问我,怎样解决冲突?我就告诉他,我说:冲突,像大夫治病,特别是中国中医,先要把病源找到,对症下药,才能收到效果。那你们今天只看到冲突,没有看到冲突根源在哪里。   

 

他们问我:你以为根源在哪里?   

 

我说根源在家庭。这他们没想到的。   

 

家庭冲突?是。今天离婚率多少?这不就是夫妻冲突吗?!夫妻冲突引发的是父子冲突、兄弟冲突,他在家里面从小就和人冲突了,他走到社会上,他怎么能跟人不冲突!?哪有这个道理?!   

 

竞争提升是冲突,冲突提升就是战争。   

 

那今天战争是核武、生化,是没有输赢的,那是人类愚痴到极处,自己毁灭自己,集体自杀,不就是这样吗?! 比家庭更深的冲突——本性跟习性的冲突   

 

我说更深的冲突,比家庭还要深,他们感到很惊讶,还有更深的?我说有,是本身的冲突,在中国人讲——“本性”跟“习性”的冲突。   

 

“本性”是善的,“习性”不善,这个他们很不好懂,这个翻译不好翻,我就举个例子:利害当前,这个利是我要,还是给别人?大家都说我要,我说马上冲突起来了,你们这十几位教授,个个都要这个利,摆在这里,利益就在此地,你们不互相打架了吗?那怎样才不冲突?想别人。利在此地,把这利送给别人,就不冲突了。那能送呢?愈送愈多,这妙极了!财富从哪来的?财布施得来的。聪明智慧哪来的?法布施得来的(“布施”就是送给别人)。健康长寿从哪里得来的?无畏布施得来的。佛教给我们,你用这三种布施,你所得到的是财富、智慧、长寿。我初学佛的时候,章嘉大师教给我,我行了六十三年了,真的,一点不假,这三桩事情果报都现前。我在出家时候一无所有,到现在也是一无所有,但是怎样?样样不缺,真的得大自在。   

 

老师教我学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没道场,好!有道场操心,有道场有群众,你要管人、要管事、要管钱。我什么都没有,不官人、不管事、不管钱,你说多快乐!老佛爷聪明,他这个样子我看懂了,这才叫大自在。我比他还自在,为什么?他每天讲经教学,围绕着有上千人听;我现在讲经常常没有人听,我就对着电视机,而电视机传播全世界,哪里都能收听得到,你说这个多自在!不需要跟听众见面,也不需要认识,也许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这就叫人生最高的享受!   

 

享受是没事、无事,无事才是享受;有事可忙了!谁做得到?每个人都做得到,一点都不假。我感谢老师,我天天念着老师,没有老师哪有今天这么自在。   

 

我的寿命说实在话,也没这么长。我家三代都短命,我的祖父四十五岁过世的;我的一个伯父,我伯父大概大我父亲十岁,也是四十五岁走的;我父亲也是四十五岁走的。   

 

小时候有人给我算命,过不了四十五岁,我相信。我四十五岁那年生了一场病,一个月就好了。好了以后,第二次生病七十九岁,那个时候我正在北京住在旅馆里,在旅馆里住了四天,病就好了。我有感觉,寿命该到了,我延寿那么长,结果病好了,好了我回到香港,住了两个星期,养养身体,就恢复讲经。一生没进过医院,感冒有的时候有,小病;大病没有。总而言之,都不妨碍我讲经教学。 佛法是高等哲学;佛教是高等科学   

 

对佛的话要相信!佛法入门最难的是信,是信心。真正有信心,真正听话,真正真干,利益太多了!好处太多了!   

 

现在中国、外国研究量子力学的人很多,这个东西确实能够揭穿宇宙的奥秘,过去认为不可能解决的问题,现在都有可能。但是他们所发现的,都没有超越佛法,也就是释迦牟尼佛三千年前,就讲清楚了,就讲明白了,他们的报告提出来之后跟佛经一核对,一点没错。所以他们感到非常惊讶。你要真正懂得,就不会感到惊讶了,他发现的事实真相,佛给我们讲的,都是宇宙人生的真相,而且佛不用科学仪器、不用数学,完全用禅定,用“戒、定、慧”。用“戒、定、慧”所看到的真相,跟今天量子力学家发现的,完全相同。   

 

所以老师当年告诉我,“佛法是高等哲学”;现在我这个六十年来肯定了,“佛教是高等科学”。我有一个想法,二十年之后,佛教不属于宗教,它属于科学、属于哲学,都是哲学、科学里面高等级的。   

 

所以“明”前面讲过了,通常讲“明“,“三明”:宿命、天眼、漏尽这三种。   

 

宿命是你知道过去世,知道自己的过去世。阿罗汉能知道自己过去五百世;那你要是成了菩萨,过去无量劫都知道,知道自己也知道别人,别人生生世世干些什么全晓得,所以你跟他说法契机,一说他就相信。   

 

天眼,观察没障碍,能够看到不同维次空间,这个东西科学家晓得了,还没做到,佛法做到了。证得初果,也就是说佛法这个学校里小学一年级,你的天眼、天耳就比一般人强,一般人隔着这个墙壁看不见,你能看得见,跟再远的距离的人通信息。   

 

天耳通了,不需要用手机了;天眼通了,不需要用屏幕了,直接就能看到。至少在这个地球上没有问题,这是什么?初果。二果,大概在太阳系没问题。三果,那可能在银河系里头没问题,都能观察到,所以它真有作用。这就是我们一般讲的“神通”。     

 

神通是本能。佛法说“本能”,人人都有。我们的智慧本能,跟释迦牟尼佛、跟阿弥陀佛没有两样,只是他们没障碍,统统显示出来了;我们有障碍。障碍就是烦恼、杂念、贪嗔痴慢,妄想、分别、执着障碍这个东西,统统放下就通了。   

 

于是我们就晓得,海贤老和尚用的方法,这是大乘佛法里最妙的方法、最高明的方法,就是一句阿弥陀佛;心里面除一句阿弥陀佛,什么都没有。道心真正清净了、真正平等,什么都通了。   

 

“照见”,不问你不知道,问你什么都知道,随问随答,没有思考的。我想想怎么答复你,没有;“想”,那属于知识,智慧里头没有想想的,“照见”!   

 

今天这一段《净影》,《净影疏》里头引用经文,   

 

【解】但《净影》又谓:“明是证行,证法显了,故名为明。”是说较深。   

 

“明”是明了,如果你没有证得,你怎么能明了?所以它有“证法显了”这个意思,故名为“明”。   

 

佛法是科学,为什么?佛法讲证,拿证据来,没有证据不算数,你没有证得。佛法讲四个阶层,第一个相信;第二个,理解;第三个,你把它落实;第四个,证明了。没有证得不算是真的,证得才是真的。   

 

海贤老和尚这一句佛号,我们问他,他有没有见到阿弥陀佛?有没有见到极乐世界?如果没有见到,他是假的,不能算数。他真的见到了,这是感应,在什么时候?念佛念到功夫成片,阿弥陀佛就会给你送信息来,让你信心,愿心增长,你不会退心,告诉你消息等于说是在极乐世界已经报名了,已经注册了,等到我们这个世间寿命到了的时候,佛一定来接引你。   

 

一个人,念佛人,往生到极乐世界,像《楞严经》上所说的,“现前当来,必定见佛”,见多少次?至少三次,“现前”见佛,“当来”是到极乐世界,那不用说了,我们讲“现前”,功夫成片的时候,佛来送信息给你,这第一次;第二次的时候,是你寿命快到了,一般人都在命终前一个月到三个月,他送信息给你,让你还有这一段时间料理后事;第三次是他来接引你,带你走,至少三次见佛,你一点都不怀疑。   

 

海贤老和尚,他功夫成片在什么时候?我估计他大概在二十五岁左右,他二十岁开始念佛,一般三年到五年,一定到这个地位,那佛就告诉他了,他年轻而且修得很好,再加上三五年的功夫,三十岁前后,我估计他得事一心不乱,事一心不乱相当于阿罗汉,生方便有余土,他还没走,老和尚,这是老佛爷阿弥陀佛嘱咐他,在人间多住几年,做一个好榜样给学佛人看,尤其是给念佛人看,嘱咐他住世,什么时候走,听阿弥陀佛安排。这一住住到一百一十二岁,最后遇到这本书,《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这部书出现了,他看到了,非常欢喜,像是盼望很久的宝贝,这一下得到了,无比欢喜,赶快穿袍搭衣,拿着这个书照相,原来是什么?这是最后一个表法,这个表法之后,你看三天,阿弥陀佛带他走了,欢欢喜喜,他对于什么时候走清清楚楚,就是什么时候佛来接他,一点都不怀疑,他走的时候是晚上走的,应该说是清晨,夜晚十二点以后,十二点以后是第二天的清晨,他是这个时间走的,走的这一天,白天他还工作了一天。   

 

他给我们示现的是农夫,种田的,没有念过书,不认识字,是个农民,一百一十二岁,还在农田里干活,整地,拔草,浇水,干了一天,到黄昏的时候,人家还跟他讲,天快黑了,可以收工了,他跟人说,快干完了,干完了我就不干了,那天晚上走了,这就是显示赵州老和尚所说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表演给大家看。可以不干了,还是很认真的干一天,真正是所谓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走的时候晚上走的,那天晚上也特别,但是没有人警觉到,老和尚晚上拜佛,绕佛,念佛,通常都是不打法器的,不动法器的,只烧香,这天晚上他敲引磬,拜佛,绕佛,念佛都敲引磬,庙里面几个住众都睡觉了,他还在拜,等到他们睡醒起来,再看老和尚,老和尚走了。   

 

这给我们作证明,证明阿弥陀佛真有,极乐世界真有,四十八愿是真的不是假的,真正想求往生,一句佛号就够了!   

 

佛法不碍世间法,在世间,无论做什么工作都不妨碍,心里头念阿弥陀佛就行了,有工作的时候,全心全力去做工作,把佛号放下,工作完了之后,佛号提起来,真念佛人!真能往生,心地清净,一尘不染。   

 

所以他有智慧,他看东西比别人看得清楚,道理在此地。他没有染污,古人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当局什么?他有思,他有想,旁观的人没有。没有利害得失,所以看得清楚。   

 

学佛,佛教给我们,永远做一个局外人,你就清楚,时时刻刻保持“清净、平等、觉”,《净影疏》解释的意思比较深,我们再往下看。   

 

【解】盖《华严》一经唯是信解行证。若于行法显了明证,如是方为明也。   

 

这一句是黄念祖老居士他给我们解释的。他来解释还是用《华严经》来解释《净影疏》。《华严经》上全经讲的四个字,也就是全部经文分为四大科,讲信、讲解、讲行、讲证,所以它是圆满法轮;没有到证果,不圆满。证的什么果?“证”的是法身菩萨,生实报庄严土。这个“证”要不起心、不动念才证得;起心动念不行。   

 

我们的修行,六根在外面六尘境界上起心动念当然有,那个太高了,我们做不到。分别、执着要越淡薄越好,一年比一年淡薄;到最后一个月比一个月淡薄,那你就决定得生净土。要放下,知道这个世界一切所有都是虚幻的,不是真的!《金刚经》上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可别当真,才能看出真相。如果我们有分别、有执着、有名利夹杂在里头,那就是造业。善的、善业,三善道果报;不善的业,三恶道果报,很可怕!这个要提高警觉。菩萨念念为一切众生,没有一个念头为自己,这什么?这不造业,这叫净业,自己完全放下了,绝对没有名闻利养的想法。

每日弟子规

加入巴黎净宗学会YouTube

法国巴黎净宗学会

Ecole de grand véhicule amitabha de paris
2 rue du Maréchal Lyautey 

94490 Ormesson sur Marne

 

周日同修

联系我们
 

觉林菩萨偈

华严第四会.夜摩天宫.无量菩萨来集.说偈赞佛.尔时觉林菩萨.承佛威力.遍观十方.而说颂言. 譬如工画师.分布诸彩色.虚妄取异相.大种无差别. 大种中无色.色中无大种.亦不离大种.而有色可得. 心中无彩画.彩画中无心.然不离于心.有彩画可得. 彼心恒不住.无量难思议.示现一切色.各各不相知. 譬如工画师.不能知自心.而由心故画.诸法性如是. 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 如心佛亦尔.如佛众生然.应知佛与心.体性皆无尽. 若人知心行.普造诸世间.是人则见佛.了佛真实性. 心不住于身.身亦不住心.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注释

找到我们

Version imprimable Version imprimable | Plan du site
© Ecole du Grand Vehicule Amitabha de P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