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巴黎净宗学会欢迎您
法国巴黎净宗学会欢迎您

第卅二章 最初的比丘尼 星云大师 著

第卅二章  最初的比丘尼

佛陀暂住在尼拘陀林中,有一天,佛陀的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带领约有五百人之多的释迦种族中的女人,到尼拘陀树林中拜访佛陀,并以两件新织的衣服供奉给佛陀。

  佛陀接受下来以后,对她说道:

  『我来替你施僧,以此布施功德,你一定可以得到很大的果报。』

  『不!佛陀!』摩诃波阇波提夫人说:『这两件衣服是为佛陀做的,请您收下,我希望您要自己来穿!』

  佛陀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姨母,不好过份拒绝,就让步说道:

  『施僧是有很大的功德,我也是僧中的一名,接受你的一件,另一件我来为你布施给别人。』

  摩诃波阇波提夫人见佛陀承诺接受一件以后,没有再说什么,但她又再进一步的提出问题来要求佛陀道:

  『佛陀!我愿您能慈悲承允我们一件事,就是让我们女人也能依照正法出家,求受具足戒。』

  佛陀听后,不假思索,坚决的拒绝道:

  『妳这个要求我不能承认,请妳也不要这么想和这么说。过去的诸佛,都不允许女人出家。女人在家学道,披搭袈裟,勤行精进,是可以得到正觉的,但不可以出家。未来的佛陀,他们一定也是实行这个法制。妳能奉行我的教法,你就在家中修行,正觉的道果,是不分在家与出家的。』

  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对佛陀的答复,甚感不能满足,她曾三度请求,都给佛陀三度拒绝。每当佛陀回绝她的时候,她就哭泣,五百女人也陪着哭泣,哭声震动原野,泪水像秋雨点滴不停。

  佛陀怕她们再来纠缠,因此即带领弟子往那摩提犍尼精舍去教化。

  这时,佛陀在教化的区域中,甚多的精舍或讲堂都顺利的建筑起来。鹿母讲堂、重阁讲堂,瞿师多讲堂等都相继完成。

  女人心中所发出的一念,不是简单的就可以拒绝。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听到佛陀行化到那摩提犍尼精舍的时候,她和五百志同道合的女人商谈以后,立定最大的决心,把头发剃去,披起袈裟,向那摩提犍尼精舍追赶佛陀。

  摩诃波阇波提夫人等五百女人到达那摩提犍尼精舍的时候,疲倦的坐在门外休息,恰巧此刻什么也不知道的阿难从里面出来,他看到她们女人都把头发剃去,感到十二分的惊奇!

  摩诃波阇波提夫人见到阿难时,虽然疲倦,但她站起来对阿难说道:

  『阿难尊者!你来得正好,你能知道我们此刻的处境和我们的决心。我们拜托你去见佛陀,告诉他说我们来了,希望你要尽心的对佛陀说请他收留我们出家,否则我们就死在这里也不回去!』

  摩诃波阇波提夫人说着哭着,阿难也不忍心的流着同情的眼泪,他对她们说道:

  『你们安心,不要妳说,我看到妳们的情形,心中就异常难过。请妳们稍为坐一会,我一定尽心把妳们的意思报告给佛陀。』

  年轻的阿难生起对这一群女人的同情心、侠义心,但他不懂得女人的心,更不知道佛陀的心,和佛陀的法制。摩诃波阇波提夫人等见到阿难肯出力帮忙,叩头作揖的千恩万谢。

  阿难走到佛陀的座前,为了女人的事,他很感到难以启口,可是终于鼓大了勇气说道:

  『佛陀!有一件事我想要报告您,并请您的指示,就是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带领五百女人已经来到门口了。』

  『她们不是为请法来的,你去替我拒绝她们!』

  『佛陀!她们已经把头发都剃去了,像是要作比丘尼的样子,我知道佛陀的教团中没有比丘尼的制度,但她们说,佛陀拒绝她们,她们也不肯回去,我看她们实在可怜得很。』

  『我也可怜她们,但我更可怜一切众生,更要正法永传,无论怎么样你还是去回绝她们好。』

  『别人都可以回绝她,但对方是佛陀的姨母,有辛苦抚育佛陀的恩德,我是怎样也不忍心去拒绝她们,假使佛陀一定要拒绝的话,可能会发生很不幸的后果!』

  『我也不能忘怀她的恩德,但是我的僧团中,是不能让女人加入!』

  阿难见到佛陀这么坚决的不允诺,而且佛陀反复的申说僧团中不能让女人加入的理由,阿难低头沉思,不敢再向佛陀有所表示。但她又想到摩诃波阇波提夫人以及那可怜的五百女人,她们的愁容,她们的哭声,而且自己承诺他们尽心向佛陀要求,他不能不再向佛陀说道:

  『佛陀!你说僧团中不让女人加入,难道佛陀的教法中有男女的区别吗?』

  佛陀耐心的向阿难解释道:

 『阿难!我的教法中没有男女的区别,当初我才成道时就说过一切众生皆可以成佛的话,佛法是不拣别任何人的。我不但说男女应该平等,而且我更说一切众生都是平等。不过,虽然是这么说,你也知道我的教法仍是以人类为本。在人为本的立场说,无论是男子或女人,修功德、智能、自利利人、断除烦恼,都是一样可以证得圣果的。当我在祇园精舍说法的时候,波斯匿王和末利王妃的爱女胜鬘夫人,她修学我指示的教法,她能说非常深奥、圆满、究竟的法理,妙慧童女只有八岁,她了解我的教法也并不亚于别人。我在第一年传道的时候,我就接受耶舍母亲的皈依,做在家的优婆夷弟子。

  『阿难,你要知道修学我的教法,不一定要出家,就是我所现的出家相,这也不过是适应时代文明而权巧的示现,这并不是我佛陀的真实相。当然我也知道像姨母这样的女子出家,将来一定能成为有德的大丈夫,证得尊贵的圣果,不过是为着未来的教法,开放女子加入僧团的例子,好象良田中生长了稗草,是会伤害收获的,想到这里,所以我不能允许女人出家!』

  阿难聆听佛陀说后,顶礼流泪说道:

  『佛陀!难道你忍心见她们白白的死去,而不伸出援救之手吗?』

  佛陀很感到难以应付,佛陀知道这是众缘和共业的关系,世间上没有清净常住不坏的法,佛陀沉默一会,像是不得已的向阿难说道:

  『实在是没有办法,你去叫她们来吧!』

  佛陀的慈命一出,阿难擦干眼泪,欢喜得急急忙忙的出去传报这个喜讯。

  佛陀用沉默的眼光看阿难走后,跟平常不一样,佛陀像是有一个挂心。

  五百个女人,听说佛陀准予接见他们,欢欢喜喜的由摩诃波阇波提夫人领先,来拜见佛陀。她们虽然细语低声的说话,但那声音中是旁若无人的样子。

  当摩诃波阇波提夫人等五百女人参见佛陀的时候,知道佛陀的心的人只有舍利弗、目犍连、大迦叶等数人,他们苦着脸皱着眉,另外的人都很欢喜很高兴。

  摩诃波阇波提夫人等五百女人跪在佛陀的座前,顶礼说道:

  『慈悲的佛陀,我们像游子回到故乡,像盲人见到光明,谢谢你,我们没有比佛陀允许我们出家的事再高兴。』

  『妳们要加入我的教团出家,必须要奉行八个条件!』

  『无论什么条件,我们都会遵守,敬请佛陀放心。』

  佛陀威严的讲说八敬法道:

  『第一、做比丘尼的应当依止比丘求受具足戒。

  『第二、做比丘尼的应于每月月半往比丘众所,依其布萨,受其教诫。

  『第三、做比丘尼的应当往比丘众所,受雨安居,若住所附近无比丘,比丘尼不得受夏座。

  『第四、做比丘尼的不得举比丘之罪,说其过失,比丘得检举比丘尼之过。

  『第五、做比丘尼的若犯诽谤罪时,应于半月内,在二部众中自行请罪。

  『第六、做比丘尼的求受具足大戒虽至百岁,应当要向始受具足比丘,恭敬顶礼,承事合掌。

  『第七、做比丘尼的安居以后,得于比丘之前,自说比丘尼不相应行或见或闻或疑三事。

  『第八、做比丘尼的若有问于比丘,比丘不听,比丘尼不得问。』

  佛陀说完八敬法后,又再叮咛摩诃波阇波提等五百女人道:

  『妳们对我这尊师重道的八敬法,一定要尽形寿的奉行,假若有所毁犯,妳们固然失去清净的梵行,我的正法也会将因此而紊乱。此八敬法,犹如农夫作堤,预防水患,我也是为防止正法变成浊流。妳们如能誓愿奉行,我今听许于正法律中受具足戒出家学道。』

  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听后,恭谨的答道:

  『佛陀!我们好象年轻美貌的女子,头戴华鬘,两手维护着,我们一定欢喜这样来奉行佛陀的教法。』

  佛陀虽听到摩诃波阇波提夫人这样说,心中并没有表示什么高兴。

  摩诃波阇波提夫人等出家以后的不久,一天,有一年轻的比丘请问佛陀道:

  『佛陀!像摩诃波阇波提夫人等的五百女人出家,她们剃发染衣,现出僧相,我们可以不把她看作女人,但对社会上的那些妇女,我们应该抱持一种什么态度对待她们呢?』

  佛陀回答道:

  『最好是能避开她们,不要看她们;假使不能避开的话,要像没有看到她们,不要讲话;假若不能不讲话,对她们讲话一定要有纯洁的心,要想到自己已经出家,好象污泥中的莲花,虽然污秽,但莲花毕竟是清净无垢的。世间是罪恶的渊薮,应该要让身心清净无垢的来生活其中。见到年老的女人时,要把她当母亲看待;见到年轻的女人时,要把她当姊妹看待。

  『在人间最强大的就是烦恼色欲的力,最可怖畏的也是烦恼色欲的力,人要想战胜烦恼色欲的话,那就得要用诚实忍耐的弓,锐利智能的箭,头戴正思和正念的盔,身披无我的甲,方能战胜烦恼五欲的世间。

  『学道的男子,沉迷于美丽的女人;学道的女人,醉心于英俊的男子,淫欲就会关闭人们的智能心,对于真理就不易明白。

  『生在这个世间上的女人,无论在走路的时候,站立的时候,坐着的时候,睡眠的时候,都希望别人注视她的姿势。她们画眉争姘,熏衣竞俏,一切都像花瓶似的为了给别人观赏。别人赞扬的是衣履美观,其实与她并无关系,她也引为欢喜荣耀。有时她们让人家画像,有时从人家面前经过,都想用自己的魅力能囚缚对方,她们对不动心的僧侣,也是同样有如此企图!

  『生在这个世间上的男人,无论见到什么女人,他也欢喜看上几眼,他们的眼睛好象就是专为看女人而生长的。女人的一句话,能使他生命和名誉都愿付之一炬,做一切事情好象也是为女人而才做的。你问我关于学道的人,应当怎样来守身安心,应用甚么态度来对待女人,那么我再告诉你,你务必记好:

  『女人的眼泪,女人的微笑,要看做和敌人一样;女人俯下去的姿势,垂下去的手腕,要看做是收魂摄魄的铁钩;女人的秀发,化装的面容,要看做是捆缚人的铁链。谨慎管制自己的心,不要允许心放肆!』

  讲这话的佛陀,也知道教团中有比丘尼加入的结果,但这已成为事实,无论怎样,谁也不能违背事实的。

  不久,耶输陀罗也加入摩诃波阇波提夫人的比丘尼教团中出家了。

  耶输陀罗出家这一回事,佛陀的心中并没有和过去一样的不高兴,他像把心上的一个很重的包袱放下一般。佛陀不是不知道人情的人,而是知道得过多人情的人。 

 

 

每日弟子规

加入巴黎净宗学会YouTube

法国巴黎净宗学会

Ecole de grand véhicule amitabha de paris
2 rue du Maréchal Lyautey 

94490 Ormesson sur Marne

 

周日同修

联系我们
 

觉林菩萨偈

华严第四会.夜摩天宫.无量菩萨来集.说偈赞佛.尔时觉林菩萨.承佛威力.遍观十方.而说颂言. 譬如工画师.分布诸彩色.虚妄取异相.大种无差别. 大种中无色.色中无大种.亦不离大种.而有色可得. 心中无彩画.彩画中无心.然不离于心.有彩画可得. 彼心恒不住.无量难思议.示现一切色.各各不相知. 譬如工画师.不能知自心.而由心故画.诸法性如是. 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 如心佛亦尔.如佛众生然.应知佛与心.体性皆无尽. 若人知心行.普造诸世间.是人则见佛.了佛真实性. 心不住于身.身亦不住心.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注释

找到我们

Version imprimable Version imprimable | Plan du site
© Ecole du Grand Vehicule Amitabha de Paris